职教通: 密码: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高岷:宣武区现代教育技术信息中心主任
深圳市前海兄弟帮科技研发有限责任公司 -

作为CIO,每当心情低落时,想想自己工作被肯定和奖励,就又会精神抖擞,像百米运动员冲刺时的感受。

  宣武区现代教育技术信息中心主任高岷,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了解中能感到他对教育信息化具有深刻理解和认识。让记者惊讶的是,他是专业运动员出身。

  高岷曾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他的百米比赛成绩是11秒03,因为体育特长而被招进长春师范学院,在学??冀哟ゼ扑慊⒉芘ǖ男巳?。

  高岷具有比较复杂的从业经历:1992年受伤退伍;1995年分配到宣武区78中学任教;当过初、高中班主任、政治课教师、政教处主任。

  再次让记者惊讶的是,高岷对一些信息化技术了解得很详细,甚至会谈到技术中的一些编程方法,高岷笑着说:“我应该算是中国最早的网民了,从1998年开始上网,因为对计算机的偏爱,学习了很多计算机网络技能,编程、制作网站,做过论坛版主,2001年任宣武区教育信息中心办公室主任至今。”

  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高岷经?;崴担?ldquo;十几年的运动生涯,对自己性格和品德的塑造有很大影响,尤其是运动员必须刻苦和拼搏的精神。”而记者对高岷的了解也从他习惯性颇有力度的握手开始。

  路建好了,却跑不起来

  宣武区现代教育信息中心是宣武区教育委员会直属机构,负责全区教育系统电化教育研究与业务管理。高岷说,“现在回过头看,在教育信息化的路上,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

  北京市基础教育信息化的建设在2001年随着“校校通”工程的开始而正式独立开展工作。在此时无论是CIO本身还是IT行业,对基础教育信息化特点的认识都不是很清晰,也都有一个普遍认为,基础教育的信息化门槛很低,技术含量不高。

  “开始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校园网’开始实施阶段只是简单的设备的堆砌,很少考虑实际的应用以及相关的指导和培训等配套措施。”高岷说。

  网络环境的发展,以及在中小学开设信息技术课程等工作的开展,使教育信息化的特点也日趋明显。总体来讲就是应用项目众多而且复杂,服务对象人数众多需求差异很大。这个时候由于缺乏整体的规划,教育信息化开始显现多方面的问题。

  高岷告诉记者,因“道路不通”形成了“校园信息孤岛”现象。现在师生对互联网的要求非常强烈,已经建设的校园网,大多数学校采用窄带的接入服务无法满足需求,而且校际之间的信息资源无法实现互通与共享。

  其次,因缺乏总体的规划,导致软件资源的重复购置,造成资金浪费的现象,各学在采购教学软件、课件资源的过程中缺乏科学的、统一的管理,各行其道。往往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一种软件几个学校,甚至十几个学校同时购买,造成资金的浪费。

  而且,因专业技术人员匮乏,而导致了设备闲置浪费的现象,信息技术领域应该是技术含量高、分工精细,但是教育领域中由于许多因素的限制,缺乏专业的、尤其是高水平的技术人员支撑。

  “这导致我们在思想观念上、整体技术把握上、基于对技术了解的前瞻性上存在着诸多的弊端,在占学校资产的大部分的计算机网络方面中没有发挥应有作用。这也导致学校没有信心对教育信息化作更大投入与应用,逐渐形成恶性循环。”高岷沉思着说。

  “我认为,建设一个覆盖本区域教育行政机构、中小学和职业技术学校、社区教育的教育网络体系,实现市、区、校三级教育信息网高速互联的教育城域网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高岷说。

  2006年在区教委的努力下,宣武区教育城域网建设开始实施,总体目标是利用各种先进、成熟的网络技术和通信技术,采用统一的网络协议(TCP/IP),建设一个可实现各种综合网络应用的高速计算机网络系统,将区域内各学校及教育部门通过网络连接起来,并与Cernet、Internet相连。

  教育不仅是资源匮乏的问题

  高岷告诉记者,目前教育行业信息化建设的重点项目大概分为三方面:行政管理应用方面、教育教学类和人员的培训与提高。

  行政管理应用方面主要包括北京市中小学管理信息系统(CMIS)、学生IC应用以及教育系统电子政务信息管理平台的应用。

  北京市中小学管理信息系统(CMIS)是结合北京市教育实际开发一套管理软件,通过公共接口实现学校区县和市教育行政部门的信息沟通交流,从而构建全市统一规范的中小学管理信息网络系统。

  北京市中小学学生卡和学籍卡,是电子化的学生身份证明。具有学籍管理及多种教育应用功能,并附有可用于公交支付的电子钱包。

  谈起教育系统电子政务信息管理平台的应用,高岷说:“对于学校来说,教学和管理是最根本的工作内容。而其管理方面的信息化就涉及到教育电子政务建设。”

  教委与学校的办公自动化系统是建立与学校的数据接口,实现教委、下属部门、学校三级的数据互连互通;教委与学校的公文流转系统实现区教委、各学校两级授权管理,负责管理教委与学校级的公文流转;各学校管理员分配学校内部的使用权限,负责管理学校内部的公文流转。

  谈起教育信息化,高岷深有感触,“经过这几年的工作,我认为当前的教育资源不仅仅是考虑资源匮乏的问题,而是搭建资源互通共享的环境问题,主要是建成一个以教育教学资源服务为主题,对教育资源生命周期过程从创作、供应、流动、消费、运用、再创作、并且支持的教学资源门户网站;建立一个使广大师生能够用自己熟悉的术语和载体进行建构、创作、整合与交流的个性化教育教学资源协作环境。”

  踏实工作是可以被肯定的

  记者注意到,在高岷的办公桌旁边,放着一本书,《全球化环境中的跨文化沟通》。高岷笑了笑说:“CIO是经常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的,有领导、有技术人员、有销售人员、也和国外一些专家接触,所以有时间就会看些这方面的书籍。”

  话题自然转到了CIO的沟通问题上,高岷说:“像上面所讲的,如果我们信息技术中心能很好的确定自身的工作定位,那么在具体的业务协调上就比较容易。”

  高岷举例说,当前有关奥运宣传教育的工作很重要,所以在得知这个事情后,主动与奥运办公室联系,提出构建面向全区中小学的奥运网站,并且在奥运会600天到倒计时这一天,协助办公室作了网站开通仪式,收到了很轰动的效果,当时包括奥运组委会、市和区政府领导、教育部门领导都参加了开幕式。

  还有为区教委保卫科完成全系统安全报警管理平台设计、培训,为社会力量办学管理科制作了信息发布系统等工作。

  “应当讲,只要我们有这种踏实的工作状态,获得别人的认可和称赞还是容易的。”高岷说。

  但是有些工作也并不是这么简单,尤其在跨部门作横向协调工作时,遇到的问题还是比较棘手的,比如有关学校设备的技术审核和配备方面,作为信息中心既没有行政审批也没有资金调配的权利,就显得很苍白了。

  “现在的环境下,这个问题很难解决,所以,作为CIO,我尽可能的和领导沟通,争取在一些意见上达成一致,这也是我工作的一个重心。”高岷说。

  仍然有离职的,但已经很少了

  IT人才很难管理是业内共识,当记者提到IT人才的管理问题时,高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名册:“这是我们这近几年员工的名单,上面大概有30多条记录,但现在员工也就27个,前些年走了不少,离职的也大都是技术人才。现在仍然有离职的,但已经很少了。”

  高岷认为,IT人才难管理是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人的管理;一个是工作的管理。教育信息化开始发展之初,培养出的信息技术人才能走得大概都走了,这种情况当时让整个教育系统都很无奈,这是一个社会大环境的问题,教育本身无法解决。

  但是随着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应用环境已经不仅局限于一个计算机教室而是城域网的建设和应用,技术人员有了自己发挥才能的空间。

  另外,随着高校的扩招带来就业的压力也使得很多人才愿意参与到基础教育信息化的建设,但毕竟教学质量还是核心工作,因此基础教育信息化可能还是处于“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地位。

  “所以我们在处理相关工作的过程中也尽可能的认清这一点,从而将我们的工作定位在服务教育教学,服务学校,服务社区。因此也能够避免很多冲突。”高岷强调。

  很难平衡,很难平衡

  在高岷和记者的谈话中,经常被一些电话打断,且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当记者问起高岷是如何在工作与生活之间保持平衡时,高岷连连摆手。“很难平衡,很难平衡,CIO的工作性质决定CIO就是忙,就算我想平衡工作也不允许。”

  在2006年11月,信息中心决定让高岷休假三天,去上海、无锡游玩,就在刚到上海不久,信息中心就打电话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和教委去协调。“CIO忘了休息日这是很正常的,虽然很无奈,但我还得回去。”在当夜的飞机票已经无法买到的情况下,高岷第二天乘最早的一个航班赶回北京。

  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新设备、信息技术、新标准的更换太快,作为一个区域一个行业的技术职能部门,CIO必须了解和掌握最新的技术发展动态,因此不断的学习和提高是非常重要的。

  高岷说,个人业务水平的提高要通过自学和培训实现,而日常工作又经常处于高负荷、高强度状态,加班加点通宵达旦是经常的事情,这可能也算是CIO的一大特点了。

  在多年的CIO工作中,高岷始终能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心态,他说,心态的平和是自我调节很重要的因素,有这样一个公式“兴趣爱好+职业=人生幸事”。所以每当自己低落的时候,想一想亲手经历的工作获得的荣誉和奖励,就又会抖擞精神,再次面对,就像百米运动员冲刺时的感受一样。

  临别时,善谈的高岷告诉记者,目前集中所有的精力在宣武区教育城域网的建设,同时围绕着网络的管理运行、维护等问题作逐一的探讨和研究。

  “现在教育行业很重视城域网建设,你们IT媒体可以多谈谈这方面的IT技术,城域网建设特别关注超宽带技术及其新的发展方向、大容量高并发量访问状态下网络存储系统、便捷高效网络病毒解决方案以及下一代网络IPV6等。这对我们工作很有帮助。”道别时,高岷又用习惯性颇有力度的握手和记者说。